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成功案例 >

还有一些人像汤经理一样

  对于一些靠补贴勉强吃饱的经销商来说,没有补贴后只能停业。而一些不靠补贴照样生存的企业,本想在行业内大施拳脚,奈何规模遭到严控、并网难、政策走向不明晰……一系列现实问题,让刚刚遭到新政急刹车的光伏企业陷入了低迷。那么,光伏行业将会如何破局?

  6月1日,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了一份《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因文件落款时间为5月31日,业内称为531新政)。新政提出暂不安排2018年普通光伏电站建设规模,仅安排1000万千瓦左右的分布式光伏建设规模,进一步降低光伏发电的补贴力度。突然断奶让光伏行业人士有点措手不及,新政规定补贴每度降5分钱,从0.37元降到0.32元,这个其实我们心里是早有预期,但是没料到的是,以后的普通电站纳入不了国家指标,也就是享受不到国家补贴。江西一名经销商叶女士告诉记者,少了补贴我们的生意很难做,现在公司已经停业了。

  按照叶女士的说法,以前一个5000瓦的屋顶电站,一年发了6000度电,如果按照每千瓦时0.37元的补贴,一年能够补到2220元。每度电上网卖0.41元,一年下来能卖上2460元。加起来一年挣上近5000元钱,保守估计6年能回本。如今,少了补贴,回本差不多要10年,时间太长,很多人都不愿安装屋顶电站,没生意做自然就停业了。

  记者走访中发现,市面上已有多家光伏企业暂停安装。现在补贴不明确的情况下,大部分业主都选择不装,一直以来,家庭分布式电站的业主看重有补贴的比较多。江西合鑫鑫新能源有限公司负责人汤经理表示,这种情况下,一些重心全在家庭户用业务上的代理商不得不停业了。当然,在政策调整期如果自己信心不足,也会选择转行。

  新政下来,有192家户用光伏企业联名建言,希望国家有关部门对今年未纳入指标的户用光伏电站给予一定的国家补贴和并网缓冲期,并明确明年的规模标准和补贴上限。叶女士说,事实上,新政的突然断奶实在太出乎意料,一开始我们以为国家鼓励户用光伏的发展,就算今年的国家指标用完了,那明年总有机会纳入吧。现在,户用光伏政策还会不会突变,到底怎样才能进入指标,一切都没有底。所以,大家都在观望,就看新政怎么落地。

  江西市面上的光伏电站,有不少是代理商模式。通过承接一些小型光伏电站的总包,1兆瓦以下的,我们主要是包工包料做,赚点材料利润和施工费。一户五千瓦的总费用32500元,除去所有成本,能有七八千的利润。汤经理告诉记者。

  也有不少经销商已脱离补贴生存。光伏行业实际上已经到了脱离补贴的时候,此次政策调整的目的就在于鼓励行业快速实现平价上网,促进行业走向市场化配置的道路。单纯依靠补贴发展必然不是长久之计,随着行业发展和成本持续下降,快速下调补贴强度我是有心理准备的。汤经理告诉记者,但更让人难受的,其实是新政后的一系列蝴蝶效应,例如并网难。

  光伏电站并网意味着电站正式开始发电卖电,开始有收益了。但是现在并网却比以前更难了。今年新政出来后,一些扶贫项目可以抢一下工期在630之前并网,就能纳入补贴范围。而大多数电站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也希望尽快实现并网。但是,一些电网企业往往以电站未纳入补贴为由不给并网。最后,不管是扶贫项目还是分布式屋顶电站,都要花费一笔费用,电网企业才会来并网,不然就黄了。

  光伏行业都抢630,是因为每年的政策往往以6月30日为界点,6月30日前完成并网的集中式电站比之后并网的电站项目电价要高,并网的电价一旦确定就维持不变,于是众多光伏企业抢在630之前完成并网。

  按照国家规定,光伏电站必须并网。但有电网企业对一些免费的项目也要收钱办事,不花钱就得等着。有的电网企业直接说,不要补贴就给并网,要补贴就不给并。不少经销商表示,这对于遭遇政策急刹车的企业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并网难问题还引起了国家能源局的重视,近日,针对电网企业以新政为由停止了分布式光伏电站的并网、代备案和补贴垫付工作,要求各电网企业不得以项目未纳入国家补贴建设规模为由擅自停止补贴和并网工作。

  光伏行业曾经在政策扶持下一路突飞猛进,截至2017年底,我国光伏装机规模连续3年全球第一,光伏装机量连续5年全球第一,在2018年上半年也风风火火。然而繁荣背后让人不得不深思的是,光伏产能已经过剩、弃光限电、补贴拖欠、融资困难及技术创新能力差等,已经成为行业被人诟病的地方。而5.31新政的到来,正是试图将光伏行业重新推向良性发展轨道。

  一个行业在政策调整期,成功者找出路,失败者找借口。所以,现在我们不是纠结有没有补贴这事,就是希望光伏能在它需要的地方合理安装使用,没那么多条款限制,不能说不给建、不给并网。不少业内人士一致表示。

  在政策的倒逼下,有业内人士开始将目光投向房地产。我们正在积极跑南昌的地产项目,推荐他们使用光伏,或者太阳能集热。因为南昌市有相关的鼓励政策,规定凡屋顶建筑面积3000平方米的新建项目,其屋顶原则上要求同步设计光伏发电项目。对年综合能耗超过5000吨标煤或万元工业增加值能耗高于1吨标煤以上的企业在新上项目时,其屋顶原则上应实施光伏发电项目(除硬件条件不允等特殊情况须经批准以外);实施企业的发电量可折算当年度企业节能指标,可抵扣企业新上项目用能指标。所以,相对好做一点。汤经理称。

  事实上,随着谷峰电价的推进,越来越多的企业可通过光伏发电节省用电费用。以后电动汽车越来越多,用电量也会随之增大。家庭式的屋顶电站,白天一边发电一边储能,等蓄电池技术再成熟点,晚上就可以给电动汽车充电。如果是企业,电价1元多一度,电费就是一笔很大的支出。如一个企业一年消耗100万度电,按1.5元一度电的电价计算,一年需要交电费150万元。如果有企业在他的厂区投资建设一个一兆瓦的光伏屋顶电站,发出来的电可以打折卖给这个企业,按照1.5元一度电打8折,一年下来就能省30万元。电站成本算500万元,不到几年就可以回本。我们预计,投资企业在这个电站每年可以收入120万元电费。正因如此,在光伏行业脱离补贴的当下,还有一些人像汤经理一样,仍然对光伏行业抱有希望。

  对于上游光伏行业企业来说,光伏新政带来的冲击同样不小。光伏主要的是组件、逆变器、镀锌钢支架、线缆等,现在终端都没什么业务做了,上游的制造商肯定日子也不好过。江西一经销商告诉记者,现在组件价格下降得比较明显,特别是之前囤了组件的贸易公司,很多厂家这几天在清仓抛货,多晶组件、电池片纷纷跌价。

  有专家表示,有海外渠道的一线光伏企业将会生存,很多二三线组件厂将会毁灭,经过这一轮洗牌之后,光伏平价的曙光初现。新一轮洗牌或许会促使企业加码布局海外市场。

  作为生产组件的龙头企业,江西晶科能源一季度因组件价格下降业绩大幅下滑,股票价格一路下跌。但是,晶科能源因开拓海外市场,近年来一直在组件企业中保持领先地位。作为全球第一出货量的中国光伏企业,晶科能源已经将零售渠道延伸到欧洲各个细分市场。

  据了解,江西是全国较早一批发展光伏产业的省份之一,近年来,打造了上饶等光伏产业重镇。日前,记者了解到,上半年上饶市太阳能电池出口13.1万吨,同比增47.2%;价值37.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30.6%。531光伏新政出台后,光伏产业装机规模得到控制,补贴力度降低,促使光伏企业改写海外产能占比,迫使企业加强技术创新,提高盈利能力。上饶市光伏行业龙头企业当前的发电成本已由最高时的每度10元下降至每度0.4元,同时减少代工提高毛利率,并计划将2018年海外与国内占比由6:4调整为8:2,持续加大出口力度,进一步推动上饶市太阳能电池贸易。上饶市海关相关负责人说。

  日前,记者从江西省工信委新兴产业处了解到, 531新政出来之后,省工信委一直密切关注,近期还可能出台相关政策帮扶。在绿色发展的大势下,新能源建设将进一步提速,预计2022年省内风电、光伏发电装机均将超过600万千瓦,新能源发电装机占比由当前的13%提高至25%以上。

  

上一篇:我们一个小县城级的代理商损失不低于300万 下一篇:推进县区经济 突破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