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包括产业结构、用电效率、电能替代、气温等等

  国家电网海外并购又下一城,以21亿欧元收购意大利存贷款公司旗下能源网公司35%股权。也是国家电网公司继2012年投资葡萄牙能源网公司以后在欧洲的又一重要投资。同时,此项投资也是中国企业迄今在意大利最大单笔投资,是国家电网公司海外投资的又一重大突破。意大利存贷款能源网公司持有意大利输电网公司29.85%股权和意大利天然气网络公司30.01%股权,而意大利输电网公司拥有和运营覆盖意大利全境的输电网络,同时负责意大利全国输电网的调度;意大利天然气网络公司主营输气、配气、储气以及液化气气化等业务,其输气管网是欧洲主要输气走廊的重要组成部分。至此,国家电网全球化运营布局进一步完善,以管理、技术等生产要素的“输出式”并购模式更加娴熟;这种既非谋求境外资源,亦非仰仗国内市场的并购方式,对于中国企业的走出去战略意义重大。

  回顾中国企业走出去历史,可以把海外并购分为三种模式:资源式并购、协同式并购以及输出式并购。不同模式基于的并购动机不同,产生的影响亦有所不同。

  根据该计划,国家电网在未来两年内,将通过布局综合能效服务、供冷供热供电多能服务、分布式能源服务、专属电动汽车服务等四大业务领域。

  我国最早出海的企业,如三大石油公司、五矿、中铝、中信等,海外并购集中在石油、矿产等经济资源,并购目的是解决我国经济面临的资源约束,谋求的是资源供给的稳定。该资源式并购不仅面临境外苛刻的监管审批,还受到国际能源价格波动、工会、环境问题等因素影响,一般很难在短期内获得协同效应,甚至会出现亏损。但由于中国的经济体量庞大,能源供给的不足或不稳定将造成经济的剧烈波动,故资源式并购对宏观经济的稳定起到了积极作用。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杜祥琬在会上表示,高质量发展要求改变能源“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可再生能源、核能和天然气将成为低碳能源的“三匹马”,合力拉车逐步实现高比例替代煤炭。随着“以电代散煤”“以电代油”的发展,终端能源中电力的占比会大幅提高。“2017年,我国非化石电力占比30.2%,到2020年,占比将达到35%,2030年达到48%,到2050年,达到78%。”

  随着国内市场容量的扩大和企业实力的增强,中国企业海外技术、品牌、渠道等要素收购日趋活跃。这种类型收购的逻辑是海外品牌、技术嫁接中国市场,借助对本土市场熟悉的比较优势,寻求海外生产要素的协同效应。典型的案例包括复星集团收购法国地中海俱乐部、光明集团收购英国维他麦、山东如意(002193,股吧)收购澳大利亚库比棉场以及近期的弘毅投资收购英国Pizza Express等。协同式收购具备产生财务协同的基础,但同样受到品牌、文化以及团队整合等多方面的挑战,要整合成功,成为真正的国际化企业,仍需中国企业战略、管理、业务更加市场化、专业化,并更具包容性。

  六是跨区跨省送电量快速增长。全年全国跨区、跨省送电分别完成4807和12936亿千瓦时,同比分别增长13.5%和14.6%,增速同比分别提高1.4和1.9个百分点。特高压项目推动跨区跨省送电,其中山西晋北-江苏淮安、宁夏灵州-浙江绍兴特高压线路输电量分别拉动全国跨区送电量增长2.0和4.2个百分点。

  以国家电网为代表的输出式并购,代表了我国企业另一种走出去方式。由于电网运营具有明显的地域性特征,各个市场是割裂的,很难产生销售、渠道以及品牌的“硬协同”,而只能通过技术、管理以及运营的“软协同”创造价值。国家电网的历次收购主要以特许经营权收购为主,借助运营、管理和技术输出改善标的公司的经营状况和盈利能力。这种输出式并购要求走出去企业在行业具有明显的软实力竞争优势,从这点上看,国家电网的海外收购无疑是成功的。通过近几年的收购,国家电网海外资产超过1300亿元,利润更是翻了两番。

  国家制定的《 电力发展“十三五”规划(2016-2020年)》中明确提出要改造煤电灵活性项目2.2亿千瓦,从现在的执行情况来看低于规划预期,改造容量相对滞后。同时,各个地区改造情况差异较大。其中原因是多方面的,有技术方面的,比如电厂改造是否具备相关条件;也有市场机制方面的。煤电改造实际上是服务于整个系统、服务于新能源消纳的,如果没有一个合理补偿办法,煤电企业改造的积极性难以保障。因此,关键还是要制定相应政策,尽快完善辅助服务补偿机制。

  输出式并购表明我国企业在某些领域的运营和管理水平提升迅速,企业对外投资由“拿进来”、“引进来”提升至“走出去”阶段,相信这会成为中国企业国际化成长的关键环节。只有将本土的企业文化和管理,有效地与境外市场对接,并在境外生根发芽,才是真正的国际化。从这种意义上讲,国家电网的海外收购对于中国企业不但“走出去”,而且“稳下来”具有很好的标杆作用,相信这种输出式并购将会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新常态。

  2018年,全社会用电量增速与GDP增速一升一降、出现脱钩,是否意味着“晴雨表”将失灵了?其实,影响用电量的因素十分复杂,包括产业结构、用电效率、电能替代、气温等等,用电量的变化是各种因素相互作用、相互制约的动态过程。据经济日报报道,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行业发展与环境资源部副主任叶春对此解释称,作为经济发展的先行指标之一,全社会用电量指标能够客观反映出经济运行状况,其增幅变化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宏观经济走向。长期来看,用电量与经济增长之间具有较强的关联性,但影响用电量这一指标的不仅仅只有经济因素。

  从更深层次看,国家电网的输出式并购,还大有利于我国经济结构的调整,促进GDP与GNP动态均衡的发展模式。作为新兴经济体,我国长期处于净资本流入状态,GDP大于GNP。由于产能过剩、过分竞争等问题,钢铁、化工、纺织、能源等领域的投资回报率持续显著下降,相对国际市场并不具备优势,因此,国家应鼓励这些领域的优秀企业积极对外进行输出式并购。一方面,通过管理、技术输出,增加境外投资,在面临较低的投资风险情况下,可获得高于国内的投资回报率,从整体上减轻国内低效、重复投资压力;另一方面,加大具备比较优势的生产要素输出,有利于在全球范围内调整产业结构,在长期推动GDP和GNP的动态均衡。(作者系建银国际战略业务部主管)

上一篇:开展自走式植保机械标准化作业 下一篇:回顾中国企极速时时彩官网业走出去历史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